我想网>秘密 > 农村爱情故事:一女生和大舅家的二表哥在树林亲嘴,第一次反应“真软”

农村爱情故事:一女生和大舅家的二表哥在树林亲嘴,第一次反应“真软”

原创2020-10-12 18:17:08来源:internet / 想友
我想网官网
我想网官网

我想网(wowant.com)一个你、没看过的搞笑GIF网站!

关注

都说近亲不能结婚,但是也不能亲嘴处对象啊

今天我想网,分享一个另类的农村爱情故事,是一个女生和他大舅家的二表哥在树林里,发生了难以启齿的尴尬事儿:亲嘴,表妹说第一次反应“真软”,问题来了,女生在亲嘴的时候,身体会有什么反应?男生会硬,女生竟然觉得真软?

农村爱情故事:一女生和大舅家的二表哥在树林亲嘴,第一次反应“真软”

有网友表示,在一起了吗?这恐怕不能在一起吧,毕竟近亲结婚啪有危险的,下面有一句话最有含义:除非他身体和嘴唇很软很香我才会喜欢上他!你们自己去慢慢品尝吧

农村爱情故事开始:(我和二表哥的事有点长,慎看!)

捂脸,这个问题,我真的有点羞于启齿,我第一次和男生亲嘴,是和我二表哥(我大舅家的),禁忌关系,在老家的一片深山老林里面。

羞于启齿,我第一次和男生亲嘴,是和我二表哥(我大舅家的),禁忌关系,在老家的一片深山老林里面。

本来是我摔到了,然后把他也带倒了,然后就像电视剧里面的情节一样!!!他摔到了我的边边,然后我们的脸隔得很近,他的手还搭在了我的腰上,我当时摔得晕乎乎的,后脑勺里面的脑组织都感觉晃了一下,看到头顶上的的森林,感觉森林在转。

还好下面是松针,不然我觉得,当时我可能要摔傻了。我是仰摔,二表哥是正面摔,二表哥撑起来一点后,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他就俯身下来吻了我,就那个时候……嗯嗯,我当时并没有生理上的感觉!!!就感觉是两人的唇碰了一下,不知道我的懵圈算不算是反应……

还有,二表哥当时的脸很黑,本来他的脸也很黑,可能是我太白了,关于肤色的原因,哈哈,可能因为他在农村要农活,我在城里不用干农活的原因吧。

但是我后来,竟然暗暗喜欢上了二表哥,我他妈有病,挑战禁忌关系,一放暑假就往二表哥老家跑,我妈还以为是我想外公外婆了,其实不是,我就是想回去见到他。

后来还发生了一些事,毕竟我每次回去,都是长假,我肯定要做点什么,我现在想来有点感觉类似我勾引他,哈哈,不,不是勾引,就是他去做什么,我就要跟着去,变成了他的跟班,还要帮着他干农活,然后每次回去,我都晒黑了。

等我捋一捋,我要把它都写出来。

我感觉和二表哥发生了在我认为非常浪漫的几件事情,当时不觉得是浪漫,现在回想才觉得好甜,好浪漫。

有一件是在,暑假即将结束的时候,我也要返回城里上学了,那天快黑了,我去找我的朋友玩了回去的路上,我闻到一股香味,就是旁边的地里,有一颗高大的桂花树,桂花的香味很好闻。

那块地就是他家的,他正在地里弄菜,他长得挺高的,身上的肉很紧实,一点不胖,可能是他要帮着家里干农活的原因,所以他身上的肉很紧实,肤色还是很黑,但是脸很好看,还招女生喜欢,就我们那个小村子,就有和他差不多大的女生喜欢他,邻村的也有,这是我二舅舅家的姐姐告诉我的,二舅家的姐姐和我二哥同岁,是一个年级的。

我就站在那喊,“二表哥” 他应该早就就看到我了,他直起腰来,旁边还有一个篮子,篮子里面装了一些青椒,他问我:在看什么。我说:桂花树好大,好香。

他也看了一眼地边边那颗桂花树吧,问我,“去哪点耍了?” 我就说去找xxx完了,xxx是我在外公家最玩得来的一个朋友,她跟我一样大,她家院子前面还有很多果树,暑假的时候,就可以吃李子,我是个贪吃的,xxx也喜欢吃。

回去的路上,他把青椒给了我一些,让我拿回去做菜。

心跳加速的时刻来了。

那天晚上,我吃了饭,在外公家的院子里坐着纳凉,他来了,二表哥手上拿了一枝桂花,还把桂花给了我,我问他:桂花哪来的。

他说:在树上摘的。我当时就想到了地边边那颗桂花树,我就觉得那树好高,他怎么爬上去的?

他还问我,喜欢吗?

我应该是点头了吧。

嗯嗯……其实是后来感觉心动,当时就觉得他给我的那枝桂花很好闻,那颗桂花树好高,他怎么爬上去的?

那个时候,我还是把他当二表哥,但是这也是他给我埋了一个让我后来暗暗喜欢他的伏笔,本来就觉得他长得挺好看的,他还对我好,我就不止觉得他长得好看,还想多跟他待在一起。

跟他待在一起的时候,他很会照顾人,让人非常有安全感。

他也有其他妹妹,我外婆太厉害了,生了三个舅舅,还有我妈,二舅舅和三舅舅家都有女孩,也都比他小一点,都是他的妹妹,不过我感觉他对我这个妹妹最好。

当时也有可能是二舅家和三舅家的妹妹,虽然比他小点,但是又比我大一点,他就多照顾我一些。他家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我一些。就算是做了一个肉,也会分一些给外婆端过来。

关于树林里面的那个初吻,我们就碰了一下唇,他就挪开了,因为树林外有动静,有人在树林外不远处种庄稼,还不止一个人,他们在隔空聊天,我们绝对不敢乱来,不然要丢死个人,闲言碎语也会让我和他没脸见人了。

我来讲讲我为什么会和他在树林里面吧。

我外婆家四周有很多山,而且都是大山,成片成林的那种,暑假那一会,树林里有菌子,普通话应该叫蘑菇,夏天下雨后,就会长出来很多的菌子,菌子拿回来做菜很好吃,也有很多人去山里面捡,我也很想去,但是我一个人又怕,树林很大,里面全是树,树又高又大,抬头连天空都看不到,我外公外婆忙着干农活,是没得时间陪我去的,我就找个人陪我一起去,但是那几天我的好朋友xxx去她外婆家了,没得人陪我去。

我就去找了我二表哥,他其实也没得空,那一会儿,农活很多,大舅在外面打工,大舅娘一个人很好强,种了很多的庄稼,他一放假,就要忙着帮干家里的活。

我那个时候太想去捡菌子了,我吃了午饭还是去找他了,当时,他也刚吃完午饭,靠着墙坐着,手上拿了一个没有编完的背篓,大舅娘找了旁边的一个邻居,帮着编一个背篓,二表哥就拿着那个没有编完的背篓在看,看样子,是在研究怎么编,我走过去。

“二表哥,我想去捡菌子。”

一般中午太阳都很大,最高温的时候,没得人那么早就去干活的,都要在家坐一坐,避过了最大的太阳,再去干农活。

他就抬头看我,“恩,去吧。”

我又说,“你下午有空吗,跟我一路吧。”其实当时我有点心虚的,他哪有空,但是我还是想他陪我去。

二表哥想了一下,放下了手上的背篓,起身来,进屋了,我看到他进去找大舅娘了,然后他就和大舅娘说他先陪我去山林捡一下菌子,反正现在太阳很大,也不适合去干活,后面他就出来了。

然后我们走了一段路,到了树林,他提了一个篮子,拿来装菌子的,进去之后,我就到处找菌子,有菌子,但是要到处找,他也找菌子,看到有一个很大的菌子,他会喊我过去看一下,后面,走一阵,走一阵,我就累了,兴趣也没那么大了,我们就决定回去了。

在树林里面的时候,我穿的短袖,裤子只到膝盖的那种,然后树林里面的路不好走,有刺,我的头发都被挂乱了,衣服也经常被刺挂住,最糟糕的一次是,我的头发和胸前的衣料两处同时被刺挂住了,头皮扯着疼,我伸手要把刺挪开,结果太心急,摸到了刺上,我手指腹就被刺出血了,我哼唧了一声,痛啊。

他看到我的狼狈样,就赶紧过来帮我了。先把我头上的刺给挪开了,然后再来弄我胸前的刺,他一只手小心帮我把衣服扯起来一点,另一只手帮我把刺挪开,但还是碰到了我的胸,那个时候,我才也瘦,胸上几乎没肉,他碰到了我也没得多大的感觉,就是稍微有点点疼,可能还是他手劲有点大的原因。

二表哥连忙给我说了:对不起,他的脸有点红,偏开了头,不过我没得多大感觉啊,再说了,觉得他也是帮我弄刺,还憨憨的说:没关系。

我感觉他当时还是挺不自在的。然后就是要出来的时候,路有点斜,松针有点滑,我这个人,最喜欢神游,想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当时我本来该好好走路的,可是我当时脑子又不在状态,我还在想我们捡的菌子好像不是很多,我露出来的地方,还到处都被刺挂了,挺疼的,早知道就该穿长袖了,然后我就一脚没踩稳,摔了。

当时他在我前面,正准备回头看我,我一摔下去,就碰到了他的脚,他也重心不稳,就摔在了我的旁边。他吻我的时候,我当时真的没感觉啊,是真的,还有,他在我心中一直都是靠谱的人,安全的人,就算他吻了我一下,我也不觉得我失去了什么,也不觉得他是一个坏人,方圆十里,都夸他好,又勤快,学习又好,大家都羡慕我大舅娘生了一个好儿子,我也是特别相信他,虽然那个时候他吻了我,我也没多想,我不觉得他对我有什么企图,也不觉得自己委屈。那个吻有点凉,有点木,但是后来觉得超级心动,我感觉我是受虐体质,暗暗喜欢他后,我每次都怀念那个吻啊,特别想再来一次。

树林外有人说话,二表哥赶紧起来坐好了,然后又站起来了去捡那些散出去的菌子,我也撑着站了起来。

我解释一下,我目前写的都是在我上高中之前发生的事,他比我大三岁,很懂事,早熟,哎,关于这个年龄的问题,我也觉得尴尬,你们也许觉得我怎么那么小,就喜欢一个人吧,可我觉得我那不是喜欢,就是觉得二表哥长得好看,对我好,我就喜欢和他玩吧。

然后我上学期间接触的男生很少,上完学,回去做作业,然后就是抱着电视看,比较无聊。我又没得亲哥哥,对于他有异样的情愫,可能也是我骨子里,想要一个疼我的哥哥吧,可是我真的只觉得,那个时候,就是觉得他长得好看,大家都说他好,我就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并不是那种爱啊,情啊,就是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吧,但是他忙,我更多的时间,还是跟我那个朋友一起玩。放长假,在我外公外婆家的日子才是比较有趣一点吧。

在那,我很少看电视,一天就是在外面到处走动,跟着我最好的朋友,到处跑吧,后来大一点了,我妈叫我回去要帮着干活,我也就帮着干活了。

外婆那点会种很多辣椒,不是拿来吃的,是拿来卖的,那种辣椒非常的辣,红了之后(代表熟了),就要赶紧去摘掉,不然就烂在地上。

那一段日子就非常的忙,大家都在坡上摘辣椒,我大舅娘也种了很多,我外婆让我去帮着大舅娘家摘辣椒,我就去了。

在一个很大的田里面,那天,就我和二表哥在那个田里摘辣椒,大舅娘去另一个地方摘了。暴热,太阳非常晒人,没过多久,我就感觉到了绝望,我摘辣椒的速度也不快,还经常把脆弱的辣椒树弄坏了 , 他速度很快,我偶尔就盯着他的后背,想,他怎么坚持下来的?

坚持了一阵后,我感觉嗓子要冒烟了,口渴,但是我又没带水,还非常的累,因为那个辣椒树要人低头摘,久了,感觉背要断了,脖子也要断了。

我二哥就带了水的,他也口渴了,打开瓶子喝水,一个墨蓝色的瓶子,能装很多水。看到他有水喝,我更口渴了,感觉两个唇瓣都是干的,就说,“我也该带水的。”

当时真的好想喝水啊,我特别想说,二哥,把你的水给我喝点吧,但是我还是没有说,我不嫌弃那水是他喝过的,但是我怕我开口了,他拒绝我,不把水给我喝。

意识里,还是感觉男女授受不亲,不应该喝他的水,我也非常要面子,自尊心强,我一个女生开口了,他要是拒绝了,我觉得我很没面子。

他放下水后,也看出我口渴了,就给我指了一个方向,说那点有凉水井,让我去那点喝水。

我大概知道了他说的在哪点,我走之前,他还问我:“知道凉水井在哪点了吗?”

我说:嗯,知道了。

然后我就朝着那个方向去,他还在后面给我指该怎么走,即时纠正我怎么走。其实我当时已经走到那凉水井附近了,但是我还是没看到,他一直在指导我,我又口渴,我当时心急,有点自暴自弃,在那乱转。

他可能觉得我实在太笨了,再说下去也没得用,就过来找我了,他过来,我就挺不自在的,觉得自己没用,好笨。我还说:二哥,你不用来的,我能找到的。

从小到大,因为自尊心强,我很不喜欢麻烦人。

他说:没事,这个凉水井很小,你不好找。

他看了看,扒开了一个草丛,下面就露出一个水坑来,水很清澈,他说:被草盖住了,不怪我找不到。

他又起身来从旁边的树上摘了一片叶子下来,折了几下,就蹲下去把叶子涮了一下,打了水。

他起身来把水送到我的嘴前,说:这水是从地下渗出来的,很凉快。

我有点惊讶,超级不好意思,他的意思是要喂我喝,我就不敢看他了。还说,“不用,我自己来吧。”就伸手要拿过他手上给我打的水。

但是那叶子很脆弱,只有一个边可以捏住,不然水就漏了,试了两下没成功,我就觉得太麻烦了,算了,就这样喝,改口说:我还是这样喝吧。

然后就喝了他送到我面前的水。喝完,他又给我打了两次水,我继续喝了两下,我就说不喝了,那水是真的凉快,在那个暴热的天气下,就是透心凉。

喝完水回去,继续摘辣椒,我还是感觉浑身酸疼,速度特别慢,完全不能和他比。

他就对我说:太热了,妹你回去吧。

我当时心头感觉超级羞愧,难道是我偷懒太明显了?他都看出来我不想干了。我立马说:不用。

他还是坚持让我回去。我就特别心虚:我不回去,我没事,辣椒太多了,我在也能多摘点。

他说:再来一个人,也摘不完的,红的太多了,能摘多少是多少,你回去吧,你没做过这些,你干不下来的,不然要晒黑了。

我说:我不回去,晒黑了就晒黑了,我妈让我回来要多干活。

我是真的不好意思走,到那开始摘辣椒的时候,就有大人从那路过,看到我和他在一起摘辣椒,就说:xx你今天多了一个帮手。

又说:xx勤快,不像我屋那两个孩子,一天只知道耍,啥子事都不帮着干。

后面那句是夸我的,但我受之有愧,我很懒啊。我心想,等哈那个人回来路过的时候,发现我人不在了,心头肯定知道我干不下来,跑了,我不能让他觉得我也懒。

我坚决不回去,后来,二表哥也没劝我了,我又在那坚持了一阵,我反正是觉得好累,腰酸背痛,还热。

他又提议让我去阴凉的地方乘凉,我很想休息一下,这次我就去了,乘凉的地方,就在那个大田里面,背后有一个很高的田,把太阳遮住了。我就坐在那,一会儿就靠着那个田坎睡着了。

虽然环境不好,坐在草上,后背也是靠在草上,但是我却感觉我睡得非常的舒服,我中途醒来过,但是感觉睁开眼睛超级困难,模模糊糊的看了一眼,看到他还在摘辣椒,我有心无力又睡过去了。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脸痒酥酥的,其实在那睡着一会后,脸上一会儿就痒酥酥的,但是我都是闭着眼摸一下痒的地方,继续睡。

后来,我感觉脸被碰了一下,我迷糊睁开眼,就看到了他过来了,我当时是懵的,他说:有蚂蚁在我脸上爬。

他已经伸手帮我把脸上的蚂蚁弄掉了。然后又伸手把我胳膊上那只黑蚂蚁拍掉了。我当时就低头到处看了看我身上,怕还有蚂蚁在我身上。

说一下,我醒来后,看到他的感觉,挺懵的,但是又心跳极速,他站在我前面,我还坐在那,靠着田坎,半醒不醒的。我感觉自己被他的气息包围住了一样,就觉得他离我好近,让我莫名其妙喜欢那种感觉,不过我才有那种心跳加速,手足无措的感觉,他很快就退开了,我的睡意也醒了,起来和他一起摘辣椒了。

我起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不那么晒人了,我睡了好久,后面起来摘辣椒,我脑子里就一直浮现我醒来的那个画面。

来说一下,他不小心把我手压了的一次,呜呜……现在想起来都还痛。时间在寒假了,很寒冷,我也小感冒了,一天就没得什么精神,晚上,我外婆在做饭,我外公在生火。

那天他也来外婆家了,我和他就在一根板凳上坐着,他跟外公在说话,我觉得很没劲,从旁边的碗柜抽屉里找到了一只粉笔,我外婆家是那种木制的碗柜,像一个柜子一样,我就拿了粉笔在碗柜上面乱画。

我外婆叫他从碗柜拿个碗出来,他就打开碗柜的门拿碗,但是呢,他没看到我,一开碗柜的门,就压到了我的手(我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巧,他开碗柜的时候,我就把手伸到了那个缝缝里)那个时候我还小,我立马疼得叫了一声,哭了。

他连忙来看我的手,一个劲的说:对不起。

我外公外婆也赶紧过来看我了。他给我说对不起,我还是止不住的流眼泪,好痛,压的是我的食指,皮已经破开了,一会儿那个食指腹就冒满了血。我外公就很重的说了他一句,大意就是说他做事鲁莽,也不看一下。

家里也没药,我外婆给我倒了一点头痛粉在伤口上止血。他那一晚上也没怎么说话,第二天大舅回来了,马上过年了,大舅回来过年,给他带了些吃的,他就给我抱了一罐泡泡糖来给我,说让我吃点糖把昨天流的血补回来。

那时候,我外婆那没得什么吃的,买东西都是去镇上买,很远,平时根本没零食吃,我妈给我准备的零食,我也早就吃完了。

我看到那罐泡泡糖的时候,很大一罐,吃货的我特别开心,虽然我手指还肿了,用块布包了一下,因为太冷了,不包一下,风吹得更疼,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不过第二天还是没压的那一下疼,伤口也结痂了,他把泡泡糖给我的时候,哈哈,我还不好意思接。

评论区我不敢看,我玻璃心,怕被骂,等我哪天有勇气了,一下子看完,谢谢大家了,祝国庆节快乐啊。我问过他,他不玩知乎,这我可以放心了。他已毕业,本来准备考研,但他家里出了事,需要钱,他就放弃了,毕业后去了深圳。

我写的都是我记忆很深,对我有意义的场景,其实大多时候,都是很无聊的,很平淡的。

记录一次,在他的房间里面发生的,那也是我第一次进他的卧室,他的卧室在二楼,很干净,每一年读完的书,他都整齐的排列在一个架子上。

那天下午,我洗了澡,也洗了头,头发就散着的,披在背上,白色的短袖,粉色的七分裤,看起来应该很淑女,很白净。

我去他卧室的原因,是我去大舅娘家的时候,大舅娘说他在楼上,让我去楼上找他。大舅娘知道,我一般去她家,都是找他玩。

到了他家楼上,我就想下楼了,觉得找不到方向,很陌生,但是他已经看到我了,叫我进去。

我进去了,很小心翼翼的,不敢乱动,他在整理暑假作业,因为要开学了,要赶作业了。

他说我可以看书,我看到很多厚的书,都是一些大师的名著,让我看书是看不进去的,书上精致的封面倒是吸引我,看了一阵封面,我才动作很轻的打开封面,他在做作业,我怕打扰他,那书也保护得很好,我怕把书弄坏了。

真的是,从踏入他的那个房间,我就变得很小心翼翼的,感觉他的东西都是珍宝,我怕弄坏了。

他那个卧室真的很少让人进去,就连他耍得最好的朋友,他都很少带上楼,我也经常在他家走动,但是也没上过他家的二楼,大舅娘睡在一楼,大舅娘对我也很好,我经常进大舅娘的房间,大舅娘存了很多好吃的东西,经常给我东西吃。

以至于那次进他房间的时候,我感觉都是秉着呼吸的。

我翻开了一页,他忽然出现在我身后,我当场懵了,我就感觉后面有一堵会发热的墙一样,他比我高很多,然后体格也好,我瞬间就觉得身后全是他的气息,他的味道。

他说:你洗头了?

我说:嗯,刚洗的。

但我感觉那样不好,我也很紧张,就飞快的翻着书,想打破那个氛围。楼下又正好有响动,我们就散开了,我还觉得很不好,就下楼去找大舅娘了。

……

有一次,我跟旁边邻居家的孩子一起玩牌,他们是兄妹,哥哥比我大四五岁吧,他妹妹和我一样大,我和这个妹妹也一起玩,但她就是随时会翻脸,然后还很凶的骂人,(下次再写我和她骂架的经历,直接骂得我要回城,不要待在我外婆家了。)

我待在家里非常无聊,这个妹妹就来喊我去玩牌,我无聊就去了,但是我不会玩牌,就会一点,最好的牌在我手上,我都不会赢的那种,因为我都不会组牌,可以一起出的,我一张一张的出,一把牌在我手上,我看都看不完,那个烂牌技也是跟着这个妹妹学的一点皮毛。

不玩钱,但是每次输了的人,就要蹲着,我每局都输,就一直蹲着,蹲得脚杆发麻,打颤,脸色都红了。

有时候,我有很好的牌,最大的牌在我手上,牌好的不得了,但是我还是输,我一直蹲着,从第一局过后,就没有坐过。

他们兄妹二人,还会暗笑,我当时真的头大,十几局过后,脚杆早就麻了,感觉都不是我的脚了。但是我就是不肯认输,其实我可以不玩了,走人的,我觉得那样很没面子,而且我总觉得我马上就要赢了,可以坐了。

然后一直死循环,我眼睛都发酸了(想哭),还是坚持,其实我就错了,以我那个烂牌技,绝对不可能赢。

每次一局完了,我总想着快点开下一局,暗想我这次一定要起来,但我咬牙坚持下去,结果证明都是错的,这对兄妹也一直笑我。

直到他路过那为止,他看到了,就进来了,把我扯起来了,说:他来玩一下。又让我去旁边坐,旁边就有一个长板凳。因为我是蹲着的,他就蹲在了我之前蹲的那个位置。

他把我扯起来的时候,我的脚非常的发麻,感觉有很多豆子在我脚底板跳来跳去的,站不稳,忍不住打颤了,但我还绷直了腿,强装着忍着,我内心很想哭,其实眼睛里面确实是冒出泪花了,我也没去坐,还说:没得事,不用坐。

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我当时那个内心状态,五味陈杂,我很感激他的出现,打破了我的僵局,就是我的救星。

他拿到的是我剩得乱七八糟的烂牌了,我以为那局要输了,但是就很奇怪,我看着看着,他手上的牌越来越少,那把他赢了,可以坐了,最后那个妹妹输了,轮到她蹲着了。

我心里暗暗觉得他很厉害,他看我没去坐,他就往前坐了一截,给我空出来一截位置,让我坐到后面,蹲了太久之后,坐起实在太舒服了,他又玩了几局,但是后面几局他都没输过,就换成那个妹妹一直蹲着了,他也没贪玩,玩了几局就带着我走了。

回去的路上,我还挺忸怩的,我猜测他肯定看到我的囧样了,他来帮我玩牌的时候,还看了我几眼,我都要么假装扭头,要么低头不看他,因为那个时候我眼睛红了,总感觉眼泪一下子就要飚出来了,我觉得很丢脸。

回去的路上,他问我:你会玩牌?

我说:会,但不太熟。

他就脸色不太好看:以后不要跟他们玩牌了,你那个牌技,只有输的份。

有一个暑假我没回外婆家,我爸那个时间段,做生意亏本了,欠了八九万,家里的经济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我从以前一天我妈给我留一把零花钱,到了两三天才给我一块钱,那一块钱,我就省着用了,以前我买那种两元一支的雪糕,牛奶,从不手软,那个时候,我就只买七个小矮人了,因为七个小矮人里面有七个,可以吃很久,我吃了一个,就把剩下的放在冰箱里面冻起,想吃的时候再吃。

早上,爸妈就出门工作了,要晚上才回来,我一个人待在家里的时候,我也挺怕的,我一般就是把作业摆在面前,把电视打开,一边做作业,一边看电视,走廊上经常有人走动,一听到声音我就提心吊胆的,怕坏人来撬我家的门。

暑假,天气同样暴热,在家里待起也是闷热,空调也坏了,就天天吹风扇,吹出来的风是热风,一天热得着不住,我当时还怕电视太热了,爆炸了,但是我还是津津有味的看电视,不想关电视。

有一个下午,就有人来敲门,我立马就非常的警惕,盯着门口,大气都不敢出,那个时间,我爸妈都应该在工作,不会回来,他们回来,也会喊我名字。

门又敲了一下,我捏着遥控器,把电视机的声音关成了静音,这是我每次害怕的时候的习惯性行为,每次走廊有人走动,我就感觉他停在了门口,要来撬门,我就把声音关小,一方面假装屋内没人,一方面看看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屏住呼吸听着外面的动静。

“妹,开门,我是xx。”

听到他熟悉有特点的声音,我立马去开了门,他站在门口,我激动的喊,“二表哥。”

他进来后,看到电视开着:你一天就在家看电视?

我替自己辩解了一句:嗯,一边看电视,一边做作业。

我给他倒了一杯水,天特别热,我说:二表哥,你喝水,空调坏了,屋头很热,只有吹风扇。

他又问:吃中午饭了没? 

我:还没有,还没饿。

都下午一两点了,我还没吃午饭,我觉得做饭太麻烦了,我也不会炒菜,就会用电饭煲煮饭,我妈买了一些凉粉,黄瓜,可以凉拌的菜放在冰箱里,让我中午自己凉拌一下。

他惊讶了一下。我就去打开电饭煲,开始煮饭,期间我问他吃了没,他说:吃了。

他是和村里一个开货车的人来城里的,开货车的人去城里其他地方了,他上午就来城里了,先去找了他的同学。

我把饭煮起之后,就从冰箱里拿了一个黄瓜出来削皮,他问:你中午一般吃什么?

我说:你已经吃了的话,我就凉拌一个黄瓜,我一个人吃不了多少。

我当时还心想,幸好他吃了,不然我拿什么招待他,也没得好的菜,我也不会做。

他说:怎么吃得这么简单,你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吃好点。

我:我不会炒菜,没事,晚上我妈就回来做饭了。

我在一边坐着削黄瓜,他就坐着看电视,黄瓜皮削完后,垃圾满了,我就去扔垃圾,扔垃圾的时候,我就被一股叫卖声吸引了,就跑到走廊口,往楼下看了一眼,有人在喊:红烧肥肠。

我们小区那个时候还没得保安,那个提着桶来卖肥肠的人之前也来过。

我在走廊口站了一会儿,那里能晒到太阳,我正准备回屋,他就过来了,也看到了楼下那个卖肥肠的。

他问我:吃肥肠吗?他去买。

我摇头:不用买,我不吃。

在那之前我没吃过肥肠,我也觉得那是猪肠,感觉又脏又不好吃。

但是回屋后,他还是拿了一个碗下去了,然后很快就买了一碗红烧的黄豆肥肠上来。

他买了肥肠,虽然我不喜欢吃,但是感觉他花了钱,饭好之后,我叫他一起吃饭,他没让我给他盛饭,只拿了筷子尝了一下那个肥肠,尝了之后说:味道还可以。

又叫我快吃。我本来夹着我的凉拌黄瓜,对那个肥肠没什么感觉。他叫我吃肥肠的时候,我说好,但是还是没有去夹。他就夹了一个肥肠放到了我碗里面,又说:真的好吃,你尝一下。

在他的目光注视下,我只好夹起了肥肠放进了嘴里,嗯……吃了一个,我才发现,肥肠原来这么好吃,我为什么会对肥肠有这么大的误解。

我也说:嗯,挺好吃的,后面不用他劝,我把肥肠吃完了,哈哈,其实本来那一碗也没多少肥肠啊。

吃了饭,我洗了碗,就和他坐起看电视,他看了一下我摆着的作业,发现还有很多没做。就说:妹你要快点做作业了,要开学了。

然后我还猛喝水,他很吃惊,问我:你怎么一直喝水?

我几乎是不间断的喝水,然后我一脸的汗,因为太热了,我们那个房间尤其闷热,风扇吹起点用都没得,我喝的水就化成了汗水冒了出来。

我说:我也不知道,就想喝水。

太热了,我喝水喝上瘾了,哈哈,可是那水还烫,我还要等。那个暑假,我还长了几天的痱子。

过了一阵,他就要回去了,我留他,说我爸妈就要回来了。

他说要回去干活之类的,下次再来耍,和那个回去的司机也约好了该走了。我留不住他,我就关上门送他出去,到路边等公交车的时候(他要先坐公交车去找货车司机)。他带我去旁边的小卖部买东西,让我自己想买什么买什么,他付钱。

我说:不用。

他买了两瓶水,有一瓶给货车司机的。看我还什么都没买,他叫我快拿,我就从冰柜拿了一个5角的雪糕,我压根就没想他给我付钱,因为我兜里还有5角钱,我准备自己付那个雪糕钱。

但他又帮我拿了几支贵的雪糕,还给我拿了几袋酸奶,让老板用袋子装好,他结账。我就没说话了,我没得那么多钱来结账。

从小卖部出来,他把水拿了,把装雪糕和酸奶的袋子给我, 公交车也来了,他走的时候,我内心还有点舍不得,他叫我下次放假回去耍,我说好。

他上公交车之后,我还等公交车开出去了,才回去的。

(写太多了,可我还有很多没写啊,太长了,我自己翻着都很累,后面可咋办啊。)

他从外省回来的一次,他提前通知了我要回来,不过也没让我去接他,但是我很激动,我自然主动说他回来那天,我要去接他。

我和他已经好久没联系过了,读高中的时候,我特别压抑,学业压力很大,我们之间极少联系,他也上大学了,在外省,放暑假,他也很少回去了,大舅娘也没在老家了,和大舅一起在外打工。

就是过年的时候会见一下面,但是待不了两天,我妈就会带着我走了,让我回去抓紧学习。

他回来那天,我是暑假,在打暑假工,我妈给我在一个她认识的人那点,找了一个做前台的工作,端茶递水,收发文件,还兼职各种打杂,锻炼我处社会的能力。

他回来那天,我下午就请了假,中午就赶回家里,穿了一条在我自认为最好看的裙子,白色的,很轻盈,布料也很柔软,我最喜欢那条裙子,但是我很少穿,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越珍惜的东西,我就越少动它,会把它好好放着。

我满怀着激动到了车站,车站很多很多的人,我到了没一会儿,他就问我在哪,我形容了一下,我在的位置,继续往前走,就看到了大太阳下,推着一个行李箱出来的他,我瞬间就不好意思了,走近后,他看了一眼我身上的裙子,对着我笑,夸我越长越漂亮了。

我说:没有,没有,还是以前那样。

其实我觉得他长得越来越帅了,我虽然也长高了,但是穿着平底鞋站在他旁边,还是差很多。

站在他旁边,就有心跳加速的那种感觉,假装到处瞄。

他说:走吧。

我说:我们去哪点,去我家吧。

他说:不去了,去他租的房子那点。

他之前租的房子还没到期,他之前准备回来工作的,也租了房子,但是后来还是去了外地,租的房子还没到期。

二表哥就打了一个车,我们直接到了租的房子那,这期间,我口渴,买了两杯冰饮,我一杯,他一杯。

在出租车上,他问我暑假期间在做什么,我就说我在一家公司打杂,然后他问我工作感觉怎么样,我都说还行。

在出租车上我基本都没问他话,就是他问我,前面有个出租车司机,我不好意思问他。

但是一到了他租的房间,我就开始话多了,问他这个房间什么时候租的,为什么要租这个房子,问他回去要待多久,什么时候走,巴拉巴拉一通,他也给我说了。

他把东西放好后 ,收拾了一下房间,我也帮着收拾了一下。

收拾完,天色也黑了,他就带我出去吃饭,去吃了串串,吃饭的时候,我夹到一个丸子,咬了一口,我就不想吃了,我说有点辣,拿起旁边的饮料吸了一口,他就夹了过去,说:我尝一下。

然后他就把那个丸子吃掉了。我就埋着头好久,感觉他的这个行为太亲密了,很不好意思。

他吃了说:不辣。

吃完,他去结的账,本来我说我付的,抢不赢他。

然后也还早,我们就一直往前走,算是散步吧,不过我一直都一边心跳不稳,一边又有点期待。

路过一家睡衣店时候,他问我:要不要进去买睡衣?

我愣了,也不自在起来,然后说:我晚上要回去。

他说:没事,我知道,进去看看,我送你的。

我说:不用了,我家里有好几套。

他还是说进去看看吧,我在忸怩之下,还是进去了,还好那家睡衣店,比较中规中矩,没有那种塑料模特,睡衣也比较中规中矩,我进去一眼就看到了一件粉色的睡衣,摸起来,触感也很柔软,是纯棉的,店员也在一旁一个劲的介绍这件睡衣的各种好。

我看了一下上面的吊牌,368,我就觉得贵了,扭头去看其他的,他应该看出来我喜欢那件睡衣了,说:就买这件吧,我送你的。

还让店员把睡衣包起来,我连忙说:不买那件,我再看看。

其实我就想走出那家店了,我看了一下,我不喜欢的,看起来一点也不好看的,也便宜不到哪里去。

那个店员听他那么说,自然就把睡衣取下来,然后打包装好,他问我还有什么要买的吗,我连忙说:没了,没了。

那个店员非常自如的介绍起来,劝我买一套内衣,可能以为他是我男朋友,我尴尬的说:不买了,就买这个睡衣。

他也看出了我的尴尬,就让店员包了起来,然后结账,帮我提着袋子走了。

回去的路上,怎么说呢,我一边觉得尴尬,一边还觉得袋子那件睡衣真的挺好看的,比我家里面那几件睡衣好看多了,那些睡衣都是我和我妈一起逛街买的,款式有点老。

然后就回了他租的那间房子,回去他说他先去洗个澡,确实太热了,我也觉得身上黏糊糊的。

他把他的笔记本打开,让我玩,我就找了一个电视剧看起来。

他出来的时候,只穿了一条到膝盖上方的短裤,上身裸着,我就惊讶:你怎么不穿衣服?也不敢看他,眼睛盯着电视屏幕,不敢乱看。

他就从箱子里面拿了一件短袖套了上去。

他过来,问我要不要去洗澡,我说:啊,我不洗,我等哈要回去。

然后他就去把自己的衣服晾了,洗完澡,他就把衣服洗了。等他晾完衣服,再过来的时候,我就起身来,让他坐,笔记本电脑是搁在书桌上的,就有一个凳子,我起来去窗户边站了一下,返回来的时候,他就把我拉到了他的腿上坐着,手落到了我的腰上。

我很不习惯,全都是他的气息,还能闻到他身上沐浴露的清爽味道,我就挣扎了一下,他很温柔的说:你不是要看电视吗,别动,看吧。

我还是说:这样不好看电视,我太重了,你也会累。

他说:没事,十点左右吧,我送你回去,你先看电视。

他的手落在我的腰上,也没有其他动作,就是我感觉挺紧张的。我的眼睛就盯着电视屏幕了,他一边跟我看电视,一边看手机,他的手机上信息挺多的,他的朋友很多,知道他回来了,约他出去聚。

那个电视是我一直在追的暑假热播剧,看到的剧情又非常的精彩,我慢慢就放松了,逐渐被剧情吸引了,他对那个剧没得兴趣,后面基本在手机上聊天。

我看得入神的时候,他突然问我,“交男朋友了吗?”

      我本来注意力都在电视上,他问我的时候,我还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意识到自己没听错的时候,我就说:没有。     

     我没有回头看他的表情,但是被他这么一问,就有点紧张了,主要是距离太近造成的原因。

     他有点惊讶,还问我:那一定有很多人追吧,都看不上?

       我:没有,没有很多,爸妈也让我不要着急谈恋爱,让我还是要好好学。

       他就说我爸妈说得对,让我不要着急谈恋爱,还说我以后会遇到更好的。   

      我就点头:嗯。我长得还行,也不知道别人是从哪要到我的联系方式,给我发信息,说请我吃饭,想认识一下之类的,不过我都不理会,遇到过一次,没得办法拒绝的,那次我就叫上我寝室最好的室友,一起去吃了。

       我课后,也没得其他事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和我寝室里面的一个室友坐在电脑屏幕前看剧,我是一个那种一个电视好看,我会看好几遍的,这个室友还知道很多好看的国外剧,我们一起看。

         然后他也没说话,我也就以为没事了,但是我就要站起来了,我觉得坐在他腿上很不自在,真的没有我自己坐着看电视舒服,还觉得他一定很累吧,也不知道他觉不觉得我很重。

       我就说:我起来走一下。哈哈,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那样说,我就怕他不允许,我感觉那个时候,他要不准的话,我好像没能力反抗的。

     但是他叫我先等一下,说有事要问我,我就又没动了,等着他问我,但是我等了一会儿,他也没问我,我就回头看他,发现他正在单手按手机,按得很快,我也不知道他在手机上说什么,但也没打扰他,就转头看电视。

      我看电视看得入神的时候,他突然又抬手把我的电视暂停了,正是精彩的时候,他才把我打断了,我还以为他按错了,我就去握鼠标,要继续播放。

      他就说:等会儿在看,先问我点事。     他就在我后方,感觉那气息真的好近,我一边不自在,一边又有点心急后面的剧情,就立马说:嗯,问吧。

      他就问我:为什么要选我读的这个专业,还问我:学着还行吗?

     一点儿都没想到他要问我专业的问题,不过倒是问到了我的痛处上,还挺惊讶他是看出我不适合我读的专业吗。 

       我就说是我另外一个哥哥的建议,那个哥哥是我爸爸这边的亲戚家的孩子,跟我们家关系很好,他在这个领域发展得算是小有成就,当时我爸妈问过他的意见,他就建议我读这个专业,说以后我出来的话,他方便带我,我爸妈就很心动。

       其实这个专业不适合我,我读着很费劲,我也一点不感兴趣,是个工科,专业里面,男生比女生多一些,我也学得云里雾里的,很费劲。不过我学什么都费劲哈,我读书都是一个劲的死记硬背,没得什么灵性。

        他就问:填志愿的时候,怎么不问他?

     我高考的发挥与我的期望相差了一节,整个暑假都是沮丧的,还觉得对不起我爸妈,没达到他们的期望,我爸妈在高中的时候,很关心我的学业,一心希望我能考得很好。当时选专业的时候,和他联系也少,压根就没有想到,选专业的时候还可以问他的意见,另一方面,他是重本,在他面前,感觉自己也挺羞愧的,觉得自己很差劲。

     我都懵了,当时自己浑浑噩噩的,很郁闷,对选专业没得什么要求,就听了那个哥哥的意见,直接填了那个专业。 

      我:都没联系,应该问你的。

     他:以后遇到这种大事,可以问一下他。

     我立马点头:嗯。感觉有点心痛,也不知道当时要是问了他,他会劝我选什么专业,会不会学着轻松点。

      然后气氛就静下来了,我就继续看电视,缓解尴尬,但是我感觉他落在我腰上的手紧了一下, 我意识到了,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办,就决定装作没事,盯着电视看。

      我感觉他的手又往上移动了一下,我就很紧张了,扭了一下说:二哥,我要看电视。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了。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他把手机放下了,然后就和我一起看电视,我觉得很不自在,就拿起自己的手机,说:我太重了,我去沙发那坐着用手机看,你在电脑上看吧。(咳,其实我也没多重呐,不胖的。)

      我就去沙发那坐着看电视了,我还看了一眼时间,才九点多一点,他说十点送我回去,其实我当时有点想走了,感觉有点怕那种感觉,还有挺怕我妈突然打电话来,问我在哪。

     但是我去沙发那坐着的时候,他又没有过来,我就放松了,骨子里,我还是挺信任他的,觉得他是对我很好的哥哥,以前还想过他要是我妈生的一个哥哥多好。

     我在手机上把更新的一点剧情看完了之后,就没事做了,我就看到他房间里面有一盆绿萝,我平日还挺喜欢摆弄这些植物的,那绿萝因为一直好久没人打理了,叶子有点脏,也该换水了,我就端着那盆绿萝去了卫生间。

     我正在冲洗绿萝的时候,他也进来了,就站在了我背后。

    他说:这是上一任租客留下来的,我要喜欢,就让我拿回去,这房子他这次回来就会退租了,我同意了。

     卫生间空间不大,两个人待在里面,就显得有点拥堵,尤其是他高我很多,又是个男的,我感觉手脚无处安放,洗叶子的手都变得不自在了,就像被人监督了一样,但是我还是让我自己忙起来,把绿萝洗干净后,就赶紧洗玻璃杯装水,也不敢叫他出去。

    这期间,他夸了我一句,说我很勤快。我还是忙说:没有,我不勤快,我就是喜欢弄这些罢了。

      等我端着瓶子要出去的时候,他在卫生间门口堵了我一下,但是一会后就让开了,我当时超级紧张,感觉抱着瓶子都晃了一下,心也要跳出来了,卫生间门口有一个很高的台阶,我站在台阶上,正好和他的脸对上了,当时差点就出口,让他让一下,还好他一会就让开了。   

      我回去把瓶子放回原处,去拿茶几上的手机,准备看时间的时候,他在茶几上拿了一盒薯片打开了,但是一不注意,我就又被他拉了过去,拉到了他的腿上侧坐着,他说:给我买的零食,让我吃一下看看,喜不喜欢。

      我还不小的惊叫了一下,我心跳加速,怕他会对我做什么,他的视线一直盯着我。

     我赶紧看时间,还没到十点,但是我还是说:我要回去了,还说再不回去,我妈要给我打电话问我了。还邀请他去我们家。他把薯片放到了我手里,让我吃薯片,说还有一会儿到时间,吃了就送我回去。

     我点头了,也相信他的话,就拿过他手上的薯片吃了起来,我真是个吃货,在那种情况下,我也吃得下去,还觉得薯片味道还可以,一片一片的吃着,不过就是脸一直很烫,起初他基本上一直注视着我,好在后面,有人找他,他看手机了,我也稍微自在一点,但是他还是会一会儿看看我,他一看我的时候,我就嚼得非常慢。

     在他腿上坐着的时候,一点也没安全感,他虽然掌着我的腰,但是我总感觉想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可是我不敢啊。

     吃了一半,我就说:不吃了,吃饱了,该回去了。他也没为难我,也不再看手机了,说:送我回去,也放开了我(他还是挺理智的)。我就起身来,把我的链条小包包跨在了我的身上,然后提了睡衣袋子,又要去抱那盆绿萝。

    但是他说:这些东西,先放他这吧,明天再来拿。然后绿萝没让我拿,睡衣也让我放在他这。提到睡衣的时候,我说:睡衣我要带回去洗。他说:他帮我洗就是了,就是他洗衣服可能洗不干净,但是会给我手洗。

     抱歉,漂亮的小姐姐,帅气的小哥哥发的私信,我就不回复啦,谢谢大家的关心,对了评论区最好不要有过激的言论,不然会被自动折叠的。

     回去的时候,他把我送到了楼下,我邀请他上去,说我爸妈看到他会高兴的,我妈一直夸他,对他也不错,感觉把他当半个儿子吧。

他说太晚了,不上去了,说他回老家了,返回的时候再来我家, 让我明天下班后,去他租的房子那,一起吃晚饭,我也想和他多待一下,答应了。

怎么说呢,只要他没对我做什么,我就不害怕,也喜欢和他待在一起。

回家了之后,我爸妈还没睡,问我去哪了,我就很心虚的说和我朋友一起去玩了,我要是告诉我爸妈,他回来了,那我妈非马上打电话把他叫过来。

那晚上,我非常欢快的洗了澡,还准备了第二天穿的衣服,挑衣服挑了好一阵,感觉这个也不好看,那个也不好看,把我所有的裙子都拿出来摆在了我床上。

但是还是非常的兴奋,他明天待了就要回老家了,然后我就见不到他了,再上来的话也最多待一晚,就要走,我就非常珍惜那点时间,躺在床上的时候,我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

想到在他租的那间房间的时候,坐在他的腿上的那种害怕的感觉,反正在他房间发生的,我当时忐忑的时刻,在我回家之后全变成了脸红心跳的,我反倒觉得很喜欢那种感觉。

我睡了一会儿没睡着,我起来把我仅有的化妆品翻了出来,想想要不要涂一个口红,但是我平时都很少买化妆品,只有唯一的一只唇膏,和一瓶擦脸的,家里最多的就是洗面奶。

我不化妆,也不会化妆,结果第二天,我鼓捣了一下,也没抹那个擦脸的乳霜,就抹了一点大宝去上班了,我感觉大宝非常好用,本来很想请假陪他的,但是我才请了一下午,不好意思又去请假了。

上班的时候我也心不在焉的,心早就跑了,一边上班,一边摸鱼,还和二表哥发一下消息。

结果也正是不巧,下午的时候,老板突然来说,下午下班后,大家一起去聚餐,去吃火锅,好久没团建了,他请客。

我……

其他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还挺高兴的,只有我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烦,老板还说,大家都要去,不要有缺席的。

我参加过一次这种聚餐,会吃到很晚,上次吃到了十来点,回家都十一点多了,我内心非常不想去,但是又不敢去找老板说。

我纠结了好一阵,还是鼓起了勇气去找了老板,说,我有点事,晚上能不能不去聚餐了,结果老板说我还是要去,说是大家都去了,不要有缺席的。

我……真的好郁闷,只好回来坐着给他发消息,说了晚上要聚餐的事,他说没事,等我。

我让他晚上自己吃饭,不要等我了,又问他在哪,他说和他朋友在篮球场,在打球。我立马说,那你和你朋友一起玩吧,感觉他和他朋友待在一起,然后打完他们就一起吃饭,我的愧疚感就少了很多。

晚上聚餐的时候,我还是想尽了办法早点走,但是没开始多久就有人敬酒,这个敬完,那个又来,大家都喝了,我也不好不喝,啤酒,我喝不来,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喝了几杯,最后我找了一个时机,说我有事要先走一步,然后主动自罚了一杯,终于走成了。

我从餐饮店出来的时候,脑子已经晕了,他看到我了,他早就来餐厅外等我了,这也是我为什么非要走的原因,我不想他等太久, 虽然他说不用管他,让我安心聚餐。

我走路有点偏,我还在想他在哪点,要拿手机出来问他,就看到他从一辆白色的轿车开门下车来,朝我走了过来,看到他我就非常有安全感了,也晕乎乎的朝他走去。

他扶住了我,他也看出来我喝酒了,就问我:怎么还喝酒了?我怕他不喜欢我喝酒,解释了一下,我也不想喝,但那些酒,我真的推不掉,还说以后不喝了。

他带我上了车,我才发现车上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是他的朋友,那个车也是他的朋友的。

然后我上车后,车子就开出去了,车内除了操控台是蓝幽幽的,后座就很漆黑,我和他都坐在后排,他和他朋友也在聊天,也是从这个聊天中,我才知道开车的人是他的朋友,他们不聊天的时候,车内的气氛就很静谧。

我很难受,晕乎乎的,我很想说话,没上车的时候,我就话很多,巴啦了一通,为什么我会喝酒,还说我好难受,但是上车后,发现有外人在,我就变安静了。

但是在车上,心理还很依赖他,胆子也大了一些,他也一直很温柔,把我的脑袋扶了过去,让我靠在他的肩头上,手圈在我的腰上,趁着车厢内看不见,他俯吻了一下我的额头,问我:是不是很难受? 

我吧,就感觉好依赖他,好想靠着他啊。然后他动作又很轻柔,感觉好爱惜我,我很心动,点了一下头,保持着沉默,但是只限于言语的沉默,我还是很难受,也会时不时哼唧一两声,小腿也甩来甩去的,行为有点幼稚。

在车上的时候,我后来就胆子越来越大,趁着看不见,抱了一下他的腰,他也没排斥,到了他家的时候,他和他朋友说了一声,我们就下车了。下车后,我就问他,他朋友会不会觉得我们怎么怎么样,我还是有点心虚,因为毕竟在车上的时候,他的朋友竟然一点也没过问我和他的关系,而他也没解释。

二表哥说:他朋友知道我。

我就愣了一下,没明白他的意思,知道我什么?不过我心虚,身体也难受,就没往下问。回了他的房间后,我还是难受,我想躺下,又想坐下,感觉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还放开了形象,嚷嚷着难受,我想我以后再也不要喝酒了,喝了好难受,他让我去他床上躺会儿,我就去了,真的很想躺一下。

在他床上躺下后,我就在床上滚来滚去的,睡也睡不着,胆子特别大,一个劲的喊着,二哥,二哥......他在床边坐着,把我捞起来,摸了摸我的脸和头,我也不反抗,任他摸,他的动作很温柔,我又嚷了一会儿,他放开了我,起来去给我倒了水端进来,让我喝点水,我又坐起来,他喂我喝水。

喝完后,我感觉我身上应该很难闻,火锅味混着酒气,我想一定和难闻吧,我想去洗澡,但是想到没得换的衣物,还有我头晕,我怕在洗澡的时候摔倒了,也感觉害怕,我洗澡的时候,会发生什么,这毕竟不是在家,我虽然难受,但是我大部分的思考能力还是有的。

他对我说:去洗个澡吧。

我就心虚说:是不是我太难闻了?把你的床弄脏了?

他的床单和被套都是深灰色的,有点像一汪海洋的感觉,而且比我的床矮一些,然后也很大,感觉在上面躺着太舒服了,比我的床舒服,我想我这么难闻,不会把他床弄脏了,开始嫌弃我了吧。

二表哥说:不是这个原因,弄脏了,洗了就是,就是洗澡之后,我会好受一些。

但是我还有点怕,就说:我洗了澡,没得换的衣服。

他就说:睡衣帮我洗了,也干了,洗了可以穿睡衣。

我又在床上翻了一下,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了,就答应去洗澡了,他去阳台把睡衣收下来给我,上面还有洗衣液的香味,我很不好意思的接过来,说谢谢他帮我洗衣服,脸热热的,到卫生间的时候,他也跟了进来,给我介绍了哪个是洗头的,哪个是沐浴露,恐怕是怕我喝醉了,认不到字了,我点头,恩。又说:你出去吧,我要洗澡了。

感觉很怕和他同处在卫手间,因为空间小,他的高大就显得气场格外的强,衬得我很弱小,感觉他要是做什么,我一定完了,反抗不了的。他就看了我一会儿,问我:你自己洗澡能行吗?我立马说:没得事,没得事,能行的。

其实我还真心里打鼓,感觉越来越醉了,脑子还是晃的,他说有事就叫他,他在门口等我。

我很紧张,:不要在门口,你去客厅吧,不然我不自在。

他出去后,我立马把洗手间的门关上,还试了试,是不是关牢了,又想这玻璃不会看得到我吧。我试了一下,我看不到外面,那外面应该看不到里面吧,我才慢慢的开始准备洗澡,在里面非常的憋闷,我一度差点要晕过去,好不容易洗完,我打开门出来后,看到他在客厅能看见洗手间的一角沙发坐着。

我洗澡出来后,他找来了吹风机,帮我吹了头发,恩。。。他吹头发的时候,也好温柔,比理发店的还温柔,感觉脑子再被按摩一样。吹干之后,我问他几点了,反正我肯定要回家的,虽然我和我妈提前打了招呼,说晚上要聚餐,回去得晚,但是还是要回家。

他说还早,我看了一下时间,确实还可以待一会儿,他问我还晕不晕,我说好多了,但还是有点晕,他让我去他床上躺一会儿,我说:不去了,就在沙发坐吧。他说去吧,床上躺着舒服一些,我犹豫了一下,觉得他的床好舒服,就去了。

我躺在床上的时候,他就在床边坐着,把我快要没电的手机充上电,他没有到床上来,我就放心了很多,还很兴奋,感觉这粉嫩嫩的睡衣,上面还有一颗草莓的图案,好好看,不是睡裙哈,是上衣和睡裤分开的那种分体睡衣,他把我吹完头,我去照了一下镜子,因为才洗澡的缘故,这睡衣是粉色的,看起来,我的皮肤非常的好,我想我应该还挺好看的吧。

他问我要不要吃点东西,他点外卖,说给我点个粥,喝了酒后,吃点东西会好一些,我说怕来不及了,恐怕还没送到,我就回去了,还说自己也不怎么饿。他说来得及,然后还是点了。他又问我喝不喝水,我有点口渴,就点头说要喝,他喂我喝了水,因为是他喂我喝的水,两人就靠得很近,喝完之后,二表哥就揉了一下我的脑袋,亲了我一下, 亲的还是额头,他想往下亲的时候,我就很害怕,很紧张,说;不要。然后挣脱开了。

他也没生气,就让我好好睡一会儿,外卖到了叫我,说他去客厅的沙发躺一下。之后,外卖来了后,我这个说是不饿不饿的人,胃口却很好,坐在那吃得津津有味的,给我点的皮蛋瘦肉粥,他还点了蒸饺,我也把蒸饺吃了,不过还有一些发糕之类的,那些我不喜欢吃,全推给了他,他就把发糕吃了,捂脸,我就是迷之自信,感觉他会包容我。

还有一件大事,就是我的手做了一个小手术,捂脸,虽然是个小手术,但是也缝了很多针,把我折磨了一顿,麻药过后,好痛,住得近的亲戚还来看我了,给我买了一堆补品,感觉大家都知道我做了一个手术,我受宠若惊,我爸妈又非常的忙,正在为难,没得人照顾我,他知道后,就请了年假来我家照顾了我一周

这样上杆子的表妹,真的不多,看来表妹和表哥天生就有缘

© 转载注明来源《我想网》特此声明:本文由想友儿提供,观点仅代表本人返回我想网

我想网:我是有底线的...

养眼系列

我想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