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儿秘密 > 小姐女生的秘密:被人灌药迷倒后,我被带到夜总会当小姐拍卖……

小姐女生的秘密:被人灌药迷倒后,我被带到夜总会当小姐拍卖……

我想网,http://www.wowant.com2016-12-28 18:11:07啪啪了  次
忧伤的啪哥小女生口述亲身经历的秘密:《小女生的秘密:被人灌药迷倒后,我被带到夜总会当小姐拍卖……》樱静...

亲!喜欢本站请按Ctrl+D加入收藏,我想网啪啪网”每天分享最新鲜儿:邪恶GIF搞笑GIF糗百成人gif动态图美女妹子gif小视频少妇

忧伤的啪哥

小女生口述亲身经历的秘密:《小女生的秘密:被人灌药迷倒后,我被带到夜总会当小姐拍卖……》

穿着性感短裙的女人

樱静的眼前,有着纷纷飞飘而下的玫瑰花,唯美无比。

她,从来没有怕过。

小姐女生的秘密:被人灌药迷倒后,我被带到夜总会当小姐拍卖……

迷乱的彩灯打乱了光芒,四处照射,落在不远处的那个大舞台上,上面站着一排穿着性感短裙的女人。

这里是夜总会,但是樱静并不知道是哪个夜总会。

台下的男人们,狂呼,惊叫,面目狰狞地拍卖着台上的女人。

许多人在外面或者在白天,衣冠楚楚。

到了晚上,却在这种最黑暗最肮脏的地方,露出最丑恶肮脏的嘴脸来。

台上的女人很快被拍卖完了。

樱静抽了一口冷气,俗话说人一倒霉喝水都会塞牙,这一句话在樱静身上完全灵验了。

靠!不就是出去吃个午餐吗?居然被人在后面用下了药的手帕捂倒了,一醒来,就在这个黑暗肮脏的地方!

樱静低头,身上的药力还没过,整个人无力,连站着都嫌累。

她的身上,被换上了一套惊艳的红色低领V轻丝裙子,穿着高跟的黑色小皮鞋,她那如雪似玉的肌肤,在那昏暗的迷乱的光芒中,仍然流淌着诱人的光泽。

红裙只到大腿上,迷人的修长的双腿一现在那光芒之下。

“快上去,呆着干什么?”

一个男人冷冷一喝,将樱静用力地推上了舞台。

樱静无力地站在舞台上,和她在一起的,还有数十个泪眼汪汪的女人。

那些乱扫的灯光,一下子停落在台上,台上的女人,穿着五颜六色的低胸晚礼胸,个个都是极品。

但樱静,在里面却是最显眼的。

她最高,火红的晚礼服本来就很惹眼,裹着她丰满的身段,长发被人高高挽了起来,用金灿灿的饰物盘了起来,露出了白皙又弧线优美的脖子。

那双大大的有若秋月的眸中,杀气,倾泻而出。

劲爆的音乐,风骚无比的女人在边缘,一个个地介绍台上的姑娘们。

台下穿着名牌的男人们扭曲的脸,一张张地映入樱静的眼中。

樱静冷笑着,只能暗中祈祷着药力快点过去。

果然,最惊艳的女人,是男人们争夺的对象,眨眼的功夫,樱静的叫价,已到了数百万了。

樱静恨得牙痒痒的,这些败家富二代,恶心的男人们,就将掳来的女人当货物,完全没有了法!

樱静知道,这种地方,必须有强大的后台,就算被告,被揭发,也会让这种消息沉得无声无息。

“我出一百五十万!”

“二百万!”

樱静樱唇惊艳,眼中的杀气,随着叫价越高,杀气越强烈。

男人们低笑,盯着樱静那若隐若现的乳沟,那雪白的脖子,“瞧,好强悍的小野猫,一定很有兴趣。”

是的,男人们就爱新鲜,爱刺激。

所以,樱静,便是今晚最出色的一个,让他们有了强大的征服的欲望。

突然,一个男人踏上了舞台。

台下突然一片寂静,人人盯着那个高大的背影。

舞台上,是不许人上去的,而这个男人,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慵懒地步上去。

那是穿着简单的白色衫衣,黑色西裤锃亮的皮鞋的男人,看上去很简单。

但那背影,那么有力,那么霸道。

男人走到了樱静的前面。

“这个女人,我要了。”

男人冷漠地看着樱静,缓缓地掉头,嗜血冷漠的眼神一扫,全场更为寂静。

众男人们,开始沉默。

台上的那个男人,不好惹,拥有着全球最大集团之一的男人,背景厚实,连市长都要让他七分。

他,就是东朝烬,传闻中黑道人都闻风丧胆的十大少爷的白帝,名为第一。

嗜血,无情,残忍,是外界对他的评价。

但是,奇怪的是,这个男人一向不近女色,为什么在这种场合里,他居然会出现?

 

你动了我,会后悔的

 

樱静冷傲地挑起眉,冷眼扫了一圈台下的男人们。

因欲望而扭曲的脸,那些男人,和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着天壤之别。

她被下了药,全身无力,勉强能站好,她努力地寻找一条出路,而这个男人,却也不好惹。

樱静虽然不认识他,但是在美色当前,他竟然能如此冷漠,并且台下由喧嚣一下子转为了沉寂。

这个男人,冰冷的气场,冰到所有的人了吧?

东朝烬冷漠地弯弯唇角,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拉住了陈樱静。

樱静无力地跟着他一步步地朝后台而去,在所有女人那嫉妒又疯狂的目光中,不由得讽刺一笑。

台上的灯光,随着樱静和男人的身影而移动。

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有两个工作人员上台,点头哈腰的样子,“东少居然大驾光临,欢迎欢迎!这位小姐就送给东少吧!”

送给?不花一分钱?当樱静是货物?

樱静眼中迸发出冷冽的光芒,冷冷地凝视着那两个示好的工作人员。

总有一天,她会将他们揪出来,爆打一顿!

“嗯,谢谢。”东朝烬嗜血一笑,拉着樱静,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来到了68号VIP房。

奢华豪气,门帘为珠,淡红色的地毯柔软无比,踩上去就如坠入云雾之中。

樱静本赤着小脚,踩着那红色地毯,眼中的杀气,随着男人的转身而强烈。

奢华的水晶灯,散发冷冽白光。

“你带我来这里,就是想在这里宠幸我吗?”樱静挑着眉,笑了起来。

东朝烬眉头一蹙,用力一推,就将樱静狼狈地推倒在床上。

樱静爬起来,坐在那床柔软无比的大床上,幽幽双瞳中散发着一种冷冽和狂傲。

“你动了我,会后悔的,轻则被阉,重则被杀,你还敢动我吗?”

樱静冷笑着,不过这冷笑话并没有引起那男人的笑意。

男人冷冷地立在床前,看着她。

“我和你做一个交易。”

男人冷冷开口了,邪恶而嗜血的笑意,如同烟花一般华美迅速地绽放开来,瞬间又恢复了那张冷脸。

“什么交易?”樱静看着那死扳着脸的男人,好奇地上上下下打量他。

说实在,她情愿被这个男人买了,也不愿意让台下那些龌龊男买下来。

这个男人的气场不是一般的小。

一出场,光彩璀璨夺目,惊压全场。

现在一来这里,就说交易的事?

“你陪我一夜,我就还你自由。”

东朝烬冷漠地看着樱静,樱静微微一怔,难道他不打算上她?

不过,她也不是随便的人,无端端被人绑架到这里来当货物卖了,这一口气,无论如何也要出回去。

但是樱静也知道,这个夜总会,不会是一般的无后台的夜总会,否则,不可能那么无法无天。

“你不怕我告你强奸罪?”

“怕?世界上从来没有我东朝烬怕过的事!难道……你还想再站到台上,被台下那些龌龊的男人买一夜?然后再被落在这里,当妓女?”

东朝烬冷笑,他看着那张倔强的小脸,那唇瓣紧紧一抿,那双好看的瞳不停地狡猾地眨动着。

这小女人,很有气场,很好玩。

他东朝烬可是S市的名人,甚至全球。

他十五岁出道,年纪小小,商业天才,短短三年的时间,就让公司上了市,渐渐地发展成国内外最强大的集团。

他手段狠毒,黑白两道都要见其让步。

而女人们,更是前仆后继地涌上来,欲占一个东太太的名分,可惜的是,东朝烬不近女色。

媒体们从来没有成功地挖掘到他身边有哪个女人。

眼下,他对一个小女人有兴趣,其实,他自己也有些惊讶。

但是,他是有目的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个女人的身体,他突然想要,就是因为那个目的。

 

你轻点,痛死我了

 

樱静冷冷地眯起了眼睛,手不安地搓在一起。

她,从来没有怕过。

只是这个男人,真的将她送回到台上,那么,她这人生一定会在今晚被毁掉了!

那些龌龊的男人,那些龌龊的交易,在她老爸没寻到她的时候,她永远不能逃出这个地方。

“你说的话当真?只要我陪你一晚,你就助我离开这个地方?”

樱静低低地问,眼珠儿不住地碌碌转。

瞳中流光万千,神色不住变换,可疑,犹豫,愤怒,如同走马灯一样。

东朝烬弯起了唇角,微微一俯身,那一缕略长的碎发垂了下来,遮住了那只充满戏谑又无情的左眼。

“说到做到。”他简短地答,邪恶一笑,欺身压上,樱静立即就被压在他的身下。

她的脸倏地红了。

虽然有交过一个秘密男友,但是最亲密的事,还是没有做过。

如今,她的贞操,竟然要败在一个毫不相识的在欢场上的男子?

可是……如果不跟他交易,那么,她不可能走出这个地方!

那么,孰轻孰重,又如何选择?

“妈的!就当被狗了一口!”樱静一边想,嘴里低哑地吐出这几个字。

“你说什么?”

东朝烬明显听到了,低喝一声,猛然地揪住了樱静的长发,用力一揪,头皮几乎被他揪下来。

樱静抽了一口冷气,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

如樱的唇瓣微动,“喂……你轻点,痛死我了,想杀了我吗?”

东朝烬冷哼一声,“你刚刚说什么?”

樱静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这个男人眼里的残忍的杀气,要是被他知道自己骂他为狗……

她的小命,哪里还能保住?

哎,贞操可贵,命更可贵啊!

樱静立刻低笑起来,脸如浮霞,“我是说,被你买,总好过被外面那些肥得流油带着怀孕肚子的男人买……”

东朝烬冷哼一声,“算你有见识!”

樱静咬牙,还是不住地想办法。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不碰她,又将她顺利地送出去?

东朝烬的身份,她知道,黑白二道的人,他都不怕,看来,真的没什么可以恐吓到他。

东朝烬伸手按了一下,明亮的水晶灯立刻转换了另一种颜色,柔和的暧昧的粉色。

“陈小姐,交易开始了。”

樱静怔了怔,心跳倏地狂乱了起来。

看来,她真的完了。

可是……她没别的选择。

白色双人床上,迷离光芒之中,樱静坐在上面,双目含冰。

然而,樱静那紧绷的小脸上,红晕翻滚,唇瓣与肌肤,娇嫩欲滴。

樱静媚眼如丝,冷然地打量着眼前的那个男人。

男人五官聚集上了一层千年玄冰的冷气,他冷笑地看着她,玉指轻拨她的樱唇,魅惑低哑地说,“小女人,交易开始了。”

陈樱静内心一震,装作淡淡地看着身上的男人,轻哼一声。

她不怕,真的不怕,可是额头为什么会渗出那么多冷汗?

“怎么?怕了?”男人笑了起来,冷傲,嚣张,又那么冷漠得残忍。

樱静微微咬牙,眸中盈盈流光,朱红的樱唇泛着诱惑的光芒。

“我怎么怕了?我才不怕呢!”樱静低低一笑,显得邪恶无比,伸手,一个个地解开了男人衫衣上的钮扣……

樱静扬起了邪恶的微笑,努力用这种笑,掩饰着她的惊慌。

玉指如珠,一点点地为他解开了钮扣。

东朝烬在那幽暗的淡粉的光芒中,看着身下的女人。

唇若薄樱,鹅蛋脸霞光若流,凤眼含笑,杀气却凝于眉间。 

不过,看她无力的样子,明显就被下了什么药,以致力气消失。

再往下看,脖子上有一道血痕,看来曾经剧烈挣扎过。

心里,流过一种异样的东西。

樱静已为他脱下了衬衫,露出那健壮性感的胸膛。

八块腹肌……樱静的眼睛被刺了一下。

再完美的男人,也有一些得不到的东西,但没想到,这个男人,名,利,身材,统统都有。

东朝烬却不悦,不耐烦地用力一扯,就将她的性感的红色短裙扯了下来。

 

优美的曲线,完整地露了出来。

樱静的脸紧紧绷着,感觉到唇落了下来。

樱静将那些绑架她的人问候千万遍,只要走出这里,她必定会将那些人绑起来,爆打一场。

东朝烬睁开眼睛,看着樱静紧张地闭着眼,心里微微好笑。

生涩的小女人,看来她的生活,过得很纯洁啊!

虽然他没什么女人,但也被几个饿如狼的色女袭击过。

那些女人的吻技,厉害得不得了,而每个碰过他的女人,不是失踪了,就是出了车祸。

没有一个幸免于难。

他移到了她的唇上,他的吻,就像啃,啃得樱静很痛。

但他的呼吸,很平静,看来这个男人真是冰人。

就算没那方面的欲望,却也想这样,为的是什么?

樱静瞪大眼睛,男人的气息暧昧地缠绵于鼻端之间,那么陌生,那么让樱静惊慌。

眼前倏地一亮,樱静猛然地一把推开了东朝烬,暴跳起来,“喂,你这叫吻吗?那么生硬,我瞧你肯定还是处男吧?哼,我不喜欢处!”

东朝烬一听,原本波澜不惊的脸立刻爆红。

“胡说八道!”

“要不然,怎么那么生硬?东大总裁,我说得没错吧?你也挺紧张的啊,瞧,你额头上和我一样,冷汗直渗了。”

樱静好笑地看着他,东朝烬马上一翻身,冷冷地坐下来。

“你不愿意,那么我将你交还给……”

“别别别……我没说不愿意啊……只是等你没那么紧张了,再开始交易……并且,在这个地方,你知道人家有没有放上什么微型摄像机什么的。万一你东大总裁的床事被人拍了出来,啧啧……你的老脸往哪摆呢!?”

樱静好笑地坐起来,看到东朝烬中计,一下子暗中微微地展开了笑颜。

东朝烬脸一沉,冷冷地看着樱静。

“你想玩什么花招?”

“不是玩什么花招,难道你堂堂一个大总裁,黑白二道闻风丧胆的男人,你也制服不了我吗?等过一段时间你没那么紧张,可以离开这里……难道你怕我溜了,你找不着我了?”

樱静嗓音清脆,带着戏谑的笑意。

“当然不怕,既然你想玩这个游戏,那么我就放你走,过一段时间之后……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东少的手掌心。”

东朝烬冷冷说罢,然后穿衣服。

他脸生硬而绷紧,虽然如同染了红霞。

樱静亦连忙将裙子提了上来,暗中舒了一口气。

这东朝烬,太嫩了,居然被她骗了。

不过,想到他的家底,樱静全身一冷,的确,如果她要逃,或者逃不出他的手心,连爸爸,也不是对手吧?

但是没有正式交锋过,谁胜谁负,还不好下定义。

樱静穿好衣服,东朝烬已站到了门外,冷然地对着那个男人说,“将这位小姐送出去。”

那男人愣了愣,看起来明显就是他的人。

“是,东少。”

男人恭敬地说,领着樱静,朝外面光明的地方而去,樱静穿着高跟鞋子,身子有些摇晃,药力未过,勉强能走路。

否则,这里一定会被她闹翻天的。

东朝烬立在门前,冷眼看着樱静的背影袅袅消失于走廊之末,光芒昏暗,大堂里的男人们的刺激的欢呼声,隐约而来。

另外一边,响起了脚步声。

东朝烬回头,但见有三四个男人衣衫有些不整,脚步歪斜地走过来。

“哟,东少,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呀!”

其中一个男人笑眯眯的,妖艳的脸上全是戏谑的玩味的笑容。

他的白衣领上,脖子上,落满了暧昧的红唇印。

 

好变态的规矩

 

东朝烬挑起了凤眼,“齐苍南,你居然在这里。”

齐苍南耸耸肩膀,“托安沅的福,我来到这里……只是给你快了一步,找到那个女人了吧?”

东朝烬脸色微微一变,没有哼声。齐苍南邪恶地凑上去,闻了闻东朝烬的身上的气味。

“啧,有女人的香味儿呢!东少,终于开荤了?”

东朝烬脸上的红晕并未散去,剩下的两个男人哈哈笑了起来。

“没想到哦,东少终于不再为那个女人守身了,哈哈。”

三个男人笑作一团,东朝烬冷漠地看了他们一眼,“胡说八道!”

然后冷冷地转身,冷漠地离开了。

这三个男人,是他的好友。

皆受白安沅所托,来寻找白太太乔烙夏的好友樱静。

 “你说,烬真的开荤了?”

其中一个男人还是不敢相信,看着齐苍南。

齐苍南淡然一笑,妖孽的笑容引得路过的几个女人媚了上来。

“自然,看他的样子,少有的失态。”

齐苍南一边说,一边赶走身边的“苍蝇”,冷冷地扫了那几个女人一眼,大步地朝前走去了。

夜总会,蛇龙混杂,三流九教的人都在,黑暗肮脏的夜,更是热闹了!

樱静被领着走出那条黑暗的走廊,来到了一个小厅前面。

这里,仿佛一直连接着。

处处迷离的水晶灯光芒,将这个夜染得分外的情色。

一路走来,男女缠绵地一对对地出现在眼中。

好乱的地方。

樱静前面的男人突然站住,她猛然一惊,难道那个男人反悔了?

樱静扶着墙,只见有两个侍者走了过来,“小姐,请闭上眼睛,我们这里的规矩,是客人离开的时候,必须蒙上眼睛。”

好变态的规矩。

樱静冷笑,“还好,我还以为什么都不可以带走呢,这变态的地方……”

少说为妙,樱静深知这里的后台无比强大。

由侍者蒙上了她的眼睛,一只冰冷的手,牵引着樱静离开这里。

前面那一条走廊,是焰夜城将不要的女人,引出去的通道。

走了好半个小时,这仿佛是樱静人生中最漫长的时间。

但是牵着她的男子,突然停了下来。

“098号,你想干什么?”

另一个男子有些迷惑地说。

“我在想,那么漂亮的女人,应该玩玩再送出去!”

那个男人邪恶地笑了起来,然后樱静的蒙眼布,一下子被扯开了。

098号色迷迷地打量着樱静,樱静今晚穿着的礼服太暴露性感,让每一个男人都不由得怦然心动。

一般送出去的女人,永远都不能回焰夜城。

樱静冷冷地看着那个男人,唇边泛着冰冷的笑意。

东朝烬看上的女人,他敢动?

另一男子不悦地看着他,“098号,你马上将她的黑布蒙回去,你是新来的,肯定不知道东少的名号。”

“什么东少,他今晚不动她,不就代表着看不上了么?”

098号是一个差不多二十五岁的男人,长相猥琐,樱静眯着眼睛,慵懒地笑开来。

“想不到在这个鬼地方,也有如此猥琐的人……哦,我怎么能忘记了,肮脏的地方就是因为有肮脏的人在嘛……”

樱静浅笑着说,098怒了,一把抓住樱静的玉手,欲将她拉到一侧的房间里去。

这里,是凌乱的可以放肆的世界。

至少,098来到这里,隐瞒了真正的姓名,作为打手和保镖,尝到了许多甜头。

焰夜城不要的女人,他总是可以沾一下,而樱静,在他的意识里也认为,是可以碰的。

另一个男人怒了,一把拉住他,一拳就抡向了098。

只是,098身手敏捷地躲开了,他身手了得,短短几招之内,就将那个阻止他的男人给打得趴在地上。

樱静倚着墙,斜睨着那个抬起头来的098.

“054,别以为在我前面,就可以阻止我!别忘记我的出身……”

098冷笑起来,一步步地朝樱静走过来。

幽暗的光线之下,樱静红装紧裹着娇小的身材,丰满而迷人。

 

活腻了,敢动我女人?

 

红唇如血,笑意冰冷。

长长的走廊里,不知道何时是尽头,樱静慵懒地挑着眉,但心底倒真的有些惊慌。

“走,女人,好好侍候我……我就会将你安全送出去!”

但就在这时,立刻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

樱静的手,被那男人揪着,他惊讶回头,一个黑色的身影闯入了他的视线之内,顿时脸色大变!

还没来得及躲开,只听到砰的一声!

火药味,顿时弥漫在这条走廊里。

樱静一改慵懒的表情,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男人收回了枪,冷冷地朝那个098号男人走过来,一脚飞来,将那个被打中了脚的男人踢飞开去!

“啊……”

098惨叫一声,痛得脸色煞白,眼中充满了惊惧。

“敢动我女人?你还真活腻了。拖下去!”男人冷笑一声,嗜血地冷冷看着保镖将098拖下,做了一个斩的手势。

那男人立刻痛哭着哀求。

“东少,饶了我,饶了小人……”

来人,的确是东朝烬。

他其实是想看看樱静会不会对两个保镖动手,没想到一来到这里,却看到那个保镖欲对樱静非礼。

他回头,斜睨樱静。

樱静脸上泛着调皮的笑意,“怎么处理那个男人?阉了他么?”

“为什么?”

东朝烬有些好笑,但表面还是冷冷的地看着樱静。

樱静耸耸肩,“那么好色的男人,不阉了他,他不知道什么叫痛苦。”

东朝烬身后的几个保镖,有些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东朝烬一扬手,“你们将她亲自送出去。”

两个保镖走出来,恭敬地为樱静蒙上了眼睛。

东朝烬立在那里,看着樱静的背影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走廊的那一头。

唇边笑容淡淡。

地上,还有淡淡的血迹。

东朝烬冷冷地看着樱静的背影,唇边,划过一缕冰冷的笑容。

东朝烬身边那个干净温和的男子歪着头,看着他。

“东少,你当真要接近她……为了达到那个目的,用色诱?”

那男子眼中,微有笑意。

东朝烬扫了一眼那男子,目光阴鸷,冷得男子缩缩脖子。

他大步地往回走,男子跟在后面,像个小屁孩子地嚷起来,“东少,这样的话你保持了二十几年的处男之身就要毁了?”

“闭嘴,滚!”

东朝烬倏地低喝,男子吓得连忙掩嘴。

冲动是魔鬼!

真的不应该将心底的话说出来嘛。

“宁泉,你敢再哼一句,我马上让人缝你的嘴!”

东朝烬回头,目光幽幽发冷。

有如僵尸,令得宁泉全身一震,乖乖地低头,闭嘴。

在这个男人前面,少言为好,一失方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东少真的要色诱一个陌生女人?达到……他的目标?

宁泉想想就感觉到这根本就是奇迹,东少洁身自好,厌女症一直就没好过,真是奇迹啊……

樱静走出去之后,被人拉上了车,再开了三十分钟,车停了下来。

终于,那侍者将黑布取了下来,樱静的眼前一片明亮,原来还是白天,可是在那里,却俨然黑夜。

可见,刚刚那里是地下室,而这里,则是郊外。

“陈小姐,请下车。”

侍者恭敬地说,这可是东少点名要的女人,他们不得不恭敬。

樱静冷哼一声,下了车,头有些晕。

樱静这么一被绑架,手机什么的都被留在那个夜总会里,站在那陌生的街头,樱静不到十分钟就有警察过来问话。

一见到樱静,正是最近最火红的那件失踪案,因为是白锦集团总经理和白太太亲自报的案,那警察一眼就认出了樱静。

只是此时的樱静,没有一点被绑架的样子。

妖红的性感晚礼服,黑色的细高跟鞋子,略为凌乱的瀑布般的黑丝披散而下,全身散发着一种冷魅而妖艳的感觉。

 

喂,你这叫吻吗?

 

看得警察直瞪眼,眼前的女子,妖而不媚,冷清至骨,却迷人至深。

“陈小姐,我们终于找到你了!”警察几乎要谢天谢地,这几天上头下的命令太大了,压得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

“嗯,送我回家。”

樱静淡淡地说,反正那个肮脏的地方,她真说不上是哪里。

“可是陈小姐……我们还得请你回局做笔录……”

“我累了,笔录明天再做吧!”樱静一脸疲倦之色,药还没过,她得赶紧回家让家庭医生看看。

那警察也只得依她的话,唯唯诺诺地送樱静回家。

二十分钟之后,樱静推开车门,谢了那警察,迈着优雅的步子朝别墅里走去。

那警察痴痴地看着那袅袅背影,好久好久才回过神来。

与此同时,东朝烬亦向自己的公司而去。

六月的风真的很热,迎面扫来,带着微醉香味,扫得人额头微微渗着汗。

东朝烬走入了大厅,手触摸到口袋里的手机。

怔了一下,摸了出来,是一部红色的女装手机,那是焰夜城的管理送来的。

这是樱静的东西。

想起那小女人狡猾的眼神,唇角微微上扬,那真是一个有趣的女人。

刚刚还喧嚣的大厅,立刻静了下来。

那些保安刚刚还和前台小姐有说有笑,一看到总裁,立刻垂下首,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出。

前台小姐等众女人偷偷地看了东朝烬一眼,脸立刻唰地红了,羞涩地垂下首。

就算靠近不了总裁,但是,能每天看他一眼,她们也心满意足了。

东朝烬缓缓地朝电梯处走去。

清脆沉稳的脚步声,清楚地在大厅里回响着。

这里是东方集团旗下的新皇娱乐公司,和殿王集团旗下的公司乃是对手,长期以来,新皇所出的有名气的艺人都是数不胜数,虽然不及殿王名气大,但是只要被签入了新皇,也等于有一个大红大紫的机会了。

电梯缓缓向上。

东朝烬翻开了樱静的相册,这小女人居然很喜欢自拍,笑容璀璨,或者沉静如水,或者忧伤如落花。

千姿百媚,尽在樱静的一举一动中。

东朝烬看着看着,平生第一次,心里竟然荡起了波澜。

“喂,你这叫吻吗?那么生硬,我瞧你肯定还是处男吧?哼,我不喜欢处!”

樱静那嚣张霸道又带着紧张的声音仿佛在耳边回响着。

东朝烬眉头一蹙,难道那女人很多经验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顿,很不悦,很不爽。

不过瞧她紧张成那样子,也是个什么吧……并且,那小坏女人,居然说他是处……

好吧,东朝烬承认,自己是处。

因为从小不喜欢女人,又或者那个原因,他一直没有碰女人。

可是,为什么偏偏这么一个陌生又口无遮拦的女人,居然牵动了他的心思?

“大哥。”

一个浅薄的带着戏谑的笑声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电梯停了在十八楼。

有人走了进来,一身黑色的燕尾服,将那人高挑的身材更突显出来。

男子长着一张妖艳的脸,要说和齐苍南并排的是谁,那么就是他——东朝焰。

“你怎么来了?”

东朝烬有些惊讶,这个亲弟弟,一向都很爱玩,很少来公司管事。

东朝焰轻然一笑,像是讽刺,“听说哥去了焰夜城,所以我来看看,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你了。”

东朝烬淡淡地颔首,没有再说话。

电梯到了二十二楼,他才迈开步子朝办公室走去。

一路上所遇到的人,都停了下来,微微向东朝烬和东朝焰躬身,态度十分恭敬。

进入了办公室,东朝焰懒懒地坐在沙发上,“是哪个女人,让哥你动了千年冰封着的心?”

东朝焰开口了,他的声音比东朝烬多了一分慵懒,多了一分清脆。

而东朝烬的音质,则是低沉,磁性,性感的。

不如他的妖艳,却比他多了一份沉稳和幽冷。

东朝烬冷冷地撇了一眼东朝焰,“只不过是受安沅所托。”

“怎么会这样呢?我明明听到南说你满面红晕走出来,啧啧,哪个女人让哥这样,我真想开开眼界。”

 

哥,你嫉妒我了?

 

东朝焰轻轻地倒了一杯红酒,伸出舌头,暧昧地舔了一下。

东朝烬被恶心着了。

“你能不能在这里安静一下?你能不能不作出那么恶心的动作?”

东朝烬不悦地说,他最不喜欢在工作的时候被人打扰。

新皇娱乐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东朝烬个性虽然冰冷,但他很喜欢在幕后踏风惊雨,只要他亲手捧起来的明星,一定能红上数十年。

但是,极少有人能让他看上。

“哪里恶心了呢?女人啊,最喜欢这个动作了,哥,你嫉妒我了?”东朝焰轻然一笑,“不瞒你说,其实我也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她不就是思甜的好同学,樱静么?”

东朝焰轻笑一声,再舔了舔酒,然后放下高脚玻璃杯。

“哥既然看不上她,那我去会会她。”

东朝焰慵懒地站了起来。

东朝烬脸色微微一变,“你别多事!”

“啧,看来你是看上她了,那也好,我回去看我的小思甜去,嗯,她就快结婚了,我会送她一份大礼的。”

东朝焰的口气一下子变得有些幽怨邪恶起来。

思甜,是他在十五岁那年,领养的八岁小丫头,也就是说,他比她大上七岁。

思甜二十岁,他,二十七了。

而东朝烬,二十八岁,常常被弟弟和齐苍南等人讽刺为处男。

东朝烬看着弟弟那慵懒的背影,虽然东朝焰很懒,但是他在商业上,一样有着平凡人难攀比的天分。

他们东家,就两个出色的儿子。

一个是东朝烬,一个东朝焰,东朝焰尽管没有东朝烬的名气大,但却是人人所认为的贵公子。

东朝烬看着弟弟的背影消失,又将樱静的手机取了出来。

她的卡,肯定被报废了。

不过,相信不久,他会和她再次见面的,到时,会将她吃得骨头也不剩!

樱静回到家里,走入了房间,往台灯上一拧,这里是一楼,空气却也很好。

咔的一声,衣柜的左边墙,竟然打开了。

有微妙的灯光进来。

樱静朝那暗门走去,身影消失在那片淡淡的暗光之中。

门里,是一条倾斜而下的楼梯。

两边开着淡淡的暗色灯,借着这淡黄色的灯光走了下去。

不一会儿,便是令人眼前一亮的大厅。

大厅里,坐着四个妙龄女子,五个男子。

其中一个男人,坐在最边上的沙发上,看到了樱静,连忙站起来。

“小静,你没事吧?”

男人的眼中充满了怜爱和心痛,“是爸爸不好,没有好好保护你。”

樱静淡然一笑,坐了下来,“青,给我看看,他们给我注射了药,我全身无力,勉强才能回来。”

其中一名女子站了起来,她就是樱静家中的家庭医生。

“混账,是哪个混蛋将你弄成这样?”

樱静的爸爸陈敬师冷冷低吼,樱静摇头,暂时不想说出东朝烬的名字。

如果东朝烬不会再追究她们之间的“交易”,那么,樱静便不会追究他,毕竟是他将自己从火炉里拉了出来。

青走过来,熟练地抽了血取样,走到了一侧的房间去了。

樱静坐了下来,剩下的三男三女皆恭敬地站起来,“小姐,您累了,不如让我们侍候你……”

“不必了,你们回家吧,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和爸爸商量一下就是了。”

樱静淡淡摆手,陈敬师坐在樱静身边,“小静,你真的没事吧?”

“没事的,爸爸放心吧,我被绑架的时候反抗了一下,所以他们就给我打了药针。”

樱静有些疲倦地说,可是不一会儿,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陈敬师叹息一声,将樱静放好,让她睡在沙发上,看着樱静那沉睡的面容,有些伤感。

“是爸爸无能……保护不了你妈妈,也保护不了你……”

樱静一觉醒来,就发现了爸爸还在地下室里,等她醒来。

青也在,一看到樱静,连忙过来,“小姐,不用担心,你没事,他们给你注射的只是容易疲倦的药物而已。”

樱静这才放心,青退了下去,陈敬师低声命令着,“樱静,告诉我,到底被谁绑架了?”

 

竟然拍了这种相片?

 

樱静眉头一蹙,“爸爸,我也不知道,我就知道被绑架入了一个像夜总会的地方。”

樱静简单地说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但却忽略了东朝烬。

东朝烬是友是敌,还不明白,但是她也不想让爸爸和他对上了。

陈敬师脸色阴沉无比,“你好好休息,这一件事,交给我去处理。”

樱静点头,眼皮重重的,又躺下继续睡。

睡了两天,樱静才缓过来。

她又恢复了上班的生活,她的职业,是一个漫画家。

不过,来到公司之后,竟然收到了快递,是她的手机和身份证等等,在绑架时弄丢的物品。

樱静也不在意,反正事情交给爸爸去处理了,总有一天,她会揪出那些人,狠狠地揍上一顿。

五天之后,樱静正在办公室里画画,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樱静的心一沉,接了下来。

“是我。”那边,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充满了磁性,虽然冷,却让人讨厌不起来。

樱静全身一震。

她知道他是谁,那个“救”了她的男人——东朝烬。

没想到,他竟然还记得那个交易,听说东朝烬一向不近女色,那一晚,樱静也只当是一个玩笑。

没想到,他还是打电话来了。

樱静轻轻地笑了起来,带着调皮的戏谑,“我当然知道你是谁,声音冰成这样,不就是那晚的死板男吗?”

樱静倒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反正她都出来了,怕他干什么?

“你说什么?”东朝烬的声音明显有着怒意。

此时,东朝烬正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眉头锁成了一团。

这女人,太嚣张了。

左手握着的那份合同,立刻在他的手中,被抓成了一团。

“冰人,怎么有事吗?”

那边樱静的声音,仍然是戏谑无比。

莫名其妙地激起了东朝烬的怒火。

那小女人,以为利用自己逃出焰夜城,就可以逍遥自在了?太可笑了。

“今晚到我别墅来,地址等会发你。”

东朝烬冰冷地命令着,不等樱静回应,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东朝烬微微冷笑。

今晚,有好戏看呢。

樱静在那边啪地扔下了手机。

“东朝烬,你算什么?居然命令我?我偏偏就不去!”

可是两分钟后,手机再次震动,是刚刚那个号码,樱静打开一看,顿时气得全身颤抖。

是她和东朝烬在纠缠时的艳照。

相片上的樱静,衣物尽褪,美艳的肌肤和胸部都露了出来。

男人在上面,压住她,而她的表情很紧张,相片的角度无疑是很暧昧,很劲爆的。

没想到那个死冰人,竟然拍了这种相片!

樱静气得抓狂,立刻拨通了东朝烬的电话,“你这个色狼变态恶心的家伙,竟然偷偷拍了我的相片!”

东朝烬在那边冷哼一声,“今晚七点过来,否则,我就将相片给发你爸爸。”

咔的一声,又挂了电话。

樱静气得小脸爆红,手狠狠一砸,就将手机砸在地上。

那该死的手机打了几个滚,飞到了门边。

门适时被推开了。

一张俊逸无比的脸,淡然地出现在樱静的眼前。

 

红艳无比,妖而风情

 

那是美樱漫画社的主打画手,也就是樱静的上司,冷幽。

“怎么了?”

看到地上的手机,手机在地上留下了清脆的碰撞声,樱静马上站起来,对于这个冷幽,她倒有几分好感。

但不是爱,只是喜欢。

“没事……冷先生,有事吗?”

“这个主题,你接下来吧。”

冷幽淡淡地说,将一沓资料递给樱静,樱静点点头,“好。”

她接了过来,同时弯腰,愤愤不平地捡回了手机。

又要砸,又要捡,冷幽看在眼里,微微笑了起来。

“谁惹到你了,要我帮忙吗?”口气淡淡的,但却有着淡淡的温柔。

樱静站了起来,摇首,“没有……只是一个不重要的人。”

樱静明显没有意识到,这个不重要的人——东朝烬,将会成为她终生难忘的第一个男人。

冷幽扬扬眉,看到樱静这副冷清的样子,倒也没多说。

他走了出来,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樱静个性很开朗活泼,很火爆,但是遇上了他,却那么冷漠。

晚上六点半的时候,樱静从家里走出来,没想到一眼就看到了一辆陌生的限量版的豪气的洛克跑车(跑车牌子纯粹虚构),纯白的颜色,如同一片白雪。

“上来。”

车门打开,探出了东朝烬的那张脸。

俊美的脸,带着玄冰一样的冰冷。

瞳孔深深幽幽,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

东朝烬一向不近女色,他来接她,樱静真是受宠若惊。

樱静怔了怔,淡淡的夜色聚上了夜空之中,路灯连续亮了起来,一层柔和的黄色光芒,落在她的脸上。

樱静沉默,朝那车子走去。

上了车,车里有着凉凉的冷气,东朝烬冷冷地吐出几个字,“交易,一夜之后你就自由。”

樱静怔了怔,轻哼一声,想办法离开这个男人。

但是,她的事,明显没有告诉老爸。

老爸的职业是一个警察,同时,也是一个神秘组织的领头人。

他要烦的事太多了,樱静更不好意思让老爸知道,自己的裸照被别的男人持有。

这样,他会疯的!

并且,老爸一定不顾一切地去毁掉那些证据,说实在,樱静知道东朝烬这个人,老爸暂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能拖则拖!

东朝烬唇边扬起一道邪恶的弧线,他的确不近女色,但不代表一直不近女色。

修长如兰的手指突然伸到了樱静的脑后,樱静一惊,刚刚想着他为什么会来接他,眼前一片阴影蓦然覆盖了过来!

樱静瞪大眼睛,眼睁睁地看着那男人的唇压了上来。

炽热的,如同夜里火炉的温度,覆盖在她的唇上。

樱静想反抗,但一双手无论怎么挣扎,也推不开身上的男人。

男人的气息,危险,缠绵,亦霸道无比。

“唔唔……”樱静哼哼声从唇间逸出,只觉得这一次,他的吻比上次温柔了许多,但还是啃得她有些疼。

啧……果然是一个清白的男人。

连吻也不会接,樱静虽然还保留着女子最美好的东西,但是和她的秘密男友高绍烽之间,亲密的吻,还是有的。

炽热的唇,就宛如他的体温,惊人的高。

明明是在这里有冷气的车里,他怎么还会这样?

他的手指紧紧地定住樱静的脑袋,另一只手死死按住她的右手,而樱静的另一手,握成拳状,狠狠往他头上一砸!

东朝烬只觉得脑袋都被她砸扁了!

有些恼怒地离开她的唇,低吼一声,“暴力女!”

樱静喘着气,鼻端还有他那淡淡的气息。

唇被吻得红艳无比,妖而风情。

东朝烬红唇若血,因刚刚一吻,微湿润而带着强烈的暧昧。

想转载分享请注明来源,本文链接:http://www.wowant.com/mimi/5909.html

搞笑小姐
搞笑小姐

嗨~请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搞笑小姐(xiee_gif)"你想要的,这儿都有,你懂的!